格瑞和裁判球互换了身体

@\\(・ั_・ั́⋆)┘//// 想看的嘉德罗斯和裁判球(你走

*( )内为格瑞心理活动


 

格瑞面无表情地坐在床上,内心一片惊涛骇浪。

周遭都是裁判球尖细的吵吵闹闹的声音,内容却不是自己熟悉的获取积分和扣除积分(全是拜嘉德罗斯所赐)的公式化通知,而是:“我的电池放哪了"(ºДº*)”、“帮我看看我的触角立得有型不(=´∇`=)”、“快迟到啦我不要被丹尼尔大人扣工资啊啊啊ヽ(*。>Д<)o゜”等等富有日常生活气息的对话。

而这一切,只是裁判球集体宿舍每天早上的日常。

格瑞看向立在床尾的镜子,镜子很大(镜子的主人习惯很诡异)足以能让格瑞看到他圆滚滚的全身——一个标准体型标准大小的裁判球。

格瑞醒来就发现自己变成了这幅样子,他快速冷静下来,想起之前也偶尔听说过类似的情况,大概又是凹凸系统出现的错误,找丹尼尔应该能恢复。

于是他拉住从他身边匆匆而过的一个裁判球,言简意赅(自己发出太过萌化的声音让格瑞觉得别扭)地提出要求:“我是格瑞,麻烦带我去找下丹尼尔恢复自己的身体。” 

被他拉住的裁判球听了后流露出了(´・ω・`)的表情情绪(这是什么同类识别情感吗),把床尾的镜子朝格瑞的方向推了推,然后带着怜悯和同情的复杂电波,伸出小短手拍了拍格瑞以示安慰。

“我知道你昨天又双叒被嘉德罗斯敲了棍子,看一下身上哪里有损伤去恢复中心治疗一下吧!今天我会帮你请假的你好好休息ヽ(≧Д≦)ノ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就算你喜欢格瑞,也别在嘉德罗斯面前提呀 ( ꒪Д꒪)ノ他这种草菅球命挥积分如土的参赛者,是不会懂的我们被造出来的艰辛,和修复时的痛苦的(┳Д┳)”

裁判球留下富有信息量的长篇大论,没给格瑞插话解释的机会,就戏剧性十足的泪奔出了房间门口。

此时其他裁判球都已经全部上班去了,留下格瑞一个站在空落落的房间里,内心充满了无语。



格瑞迈着小短腿啪嗒啪嗒地跑着,丹尼尔应该在大厅鼓舞裁判球的士气,跑得快或许还能赶上最后的例行早操。

格瑞视线太过低矮,跑的太过专心,一不留神撞上了什么东西跌坐在地上。格瑞看见熟悉的鞋子心里咯噔一下,视线往上移,是看起来脸色不大好的嘉德罗斯。

格瑞暗道一声不好,嘉德罗斯似乎特别不待见这个裁判球,万一被他一棍砸下去……格瑞正在考虑要不要说出实情,就看见嘉德罗斯对他露出一个微笑:“原来你在这。”

然后揪着他的触角提了起来,双手举高端视了几秒后抱在了怀里:“可让我好找。 ”

这样的嘉德罗斯,语调平和、眼神和笑容不同于以往约战时的锋利和肆意,整个人都和他脸颊上的肉一样软化柔和了起来。

格瑞懵了。

(坊间传闻竟然是真的!?)



凹凸大赛的论坛上,曾经短暂出现过一个短短十分钟内,就因为点击和回复人数过多导致服务器崩溃的帖子。

帖子的名字充满了恶俗,一看就是博人眼球而捏造的:《震惊!开扒预赛排名第一大佬对裁判球爱而不得的二三事!》

格瑞本来是不知道这件事的,他对网上冲浪兴致缺缺,架不住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凯莉和爱瞎凑合的金在他身旁叨叨。

格瑞面无表情吃着饭,听凯莉和金念着帖子里的分析。

第一:同是人造人一定很有共同语言。

(雷德也是人造人,捏爆的裁判球比嘉德罗斯还多。)

第二:雷德都捏爆了多少个裁判球了,嘉德罗斯最多只是踢飞敲飞,这可是那个残酷暴力心狠手辣的嘉德罗斯诶!你什么时候见过他对别人手下留情了!?

(……嘉德罗斯不屑于欺负弱者。)

第三:据我观察,嘉德罗斯和格瑞打架只是为了能让裁判球多追着他,为了让裁判球吃醋。

格瑞嗤之以鼻,起身去把餐盘放到回收处。

(还不如直接说嘉德罗斯喜欢我所以追着我打,这个都比嘉德罗斯喜欢裁判球要符合逻辑也合理得多。)



在格瑞回想脑海中这段记忆的时候,嘉德罗斯已经把他上瞅瞅下瞅瞅和上手东摸摸西摸摸了一遍。

“我知道你要去找丹尼尔,不过难得你没有见我就跑,不如先陪我玩一会。”

格瑞没有错过嘉德罗斯说“见我就跑”时眼底一闪而过的复杂神情。 

(你也会露出这种寂寞的表情吗……)

雷德笑嘻嘻的提着几袋食物过来,嘉德罗斯从里面掏出汉堡塞了一嘴。雷德好奇的看着坐在嘉德罗斯怀里的裁判球,想想还是什么都没问。

“对了嘉德罗斯大人,刚才我看见了格瑞一个人在凹凸大厅里!”

格瑞提起精神,就等嘉德罗斯如往常一样冲去找他。

嘉德罗斯的咀嚼顿了一下:“哦。”

……

(……)

“嘉德罗斯大人今天没有打架的心思?”雷德揣摩着嘉德罗斯的神色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嘉德罗斯指了指裁判球,食物的填塞让他的话语含糊不清,但雷德和格瑞还是听懂了:“他在这里,没必要。”

果然无风不起浪。

格瑞对嘉德罗斯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心思,仿佛被人装进瓶子里,来回摇晃后慢慢拧开了瓶盖,咕噜咕噜冒出了酸气。

你只是为了利用我追你的小情人,能耐了啊嘉德罗斯。

格瑞在心底冷笑。



不过格瑞倒是知道嘉德罗斯喜欢这些奇形怪状的幼稚的东西的。有一次嘉德罗斯又来找他打架,不顾他的好言相劝直接一棍子抡上来,没打两三下嘉德罗斯瞥到了野外大屏幕正在播放的《小香蕉人从良记》,要不是格瑞瞬间察觉到了他的分心及时收了力道,烈斩的刀刃就会划伤他的手臂。

他停了手,带着几分自己都不知道是因为他在战斗中分心,还是因为差点伤到他的恼怒:“嘉德罗斯,你分心了。”

嘉德罗斯也收了神通棍,眼神瞥着大屏幕,“咳格瑞,既然你不是很有兴致,那今天就休战吧。”

格瑞听到他这样说更一肚子火,转身就走。

是谁强硬的要打便打,却对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态度。

格瑞冷着脸心想,下次见到嘉德罗斯无论他怎么挑衅,自己都不会接招了。

结果格瑞在心底练习了一个星期的冷言冷语,却听说嘉德罗斯整整一个星期都泡在了娱乐区,威胁电影院放完了76部小香蕉人系列。



可乐足汉堡饱,嘉德罗斯抱着格瑞躺在床上昏昏欲睡。格瑞拉了拉他围巾,示意有话对他说。他没耐心再当替身,只想恢复身体和嘉德罗斯大打三百回合。

嘉德罗斯却误解了他的意思:“睡不着?那我给你讲讲睡前故事。”嘉德罗斯从枕头底下掏出一本粉红色封面的书,没等格瑞反应就念了起来。

(究竟我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自说自话不善解人意的小混蛋……)

(……刚刚我是不是想了什么奇怪的东西。)

(我喜欢嘉德罗斯……!?)

任凭格瑞心里洪水滔天,嘉德罗斯念着雷德给他的书的台词:“对,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!  女:那你就不无情!?不残酷!?不无理取闹!?  男:我哪里无情!?哪里残酷!?哪里无理取闹!?……噗,这台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嘉德罗斯笑成一团,床垫被震动得一起一伏。

(嘉德罗斯,你都130斤的人了,笑点能不能高点。)

被打断了难得一番少男情怀的格瑞无奈地想。

嘉德罗斯笑累了,眼皮开阖了几下。格瑞挪着小短腿慢吞吞移到嘉德罗斯怀里,嘉德罗斯伸手抱住他缓缓睡去。

嘉德罗斯的怀里很暖,舒服到格瑞也逐渐闭起了眼睛。

(就算你是个无情又无理取闹的小混蛋,但我还是喜欢你……)



格瑞睁开眼,发现自己被嘉德罗斯抱着站在凹凸大厅里,面前还站着丹尼尔。

(嘉德罗斯发现他不是裁判球了?)

“只要真爱他的人亲吻就能变回去……”丹尼尔话音未落,嘉德罗斯就啾了一口手中的裁判球。

(……)

大厅内其他不明所以的其他参赛者倒吸了一口凉气,随即便是各种拍照震惊讨论奔走相告的声音。

“嘉德罗斯……”

(你脸也太红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你了。)

听到裁判球特有的声音用自己熟悉的语调,喊出自己的名字的嘉德罗斯嘴角抽了抽,想笑又绷住怒视丹尼尔:“他根本没变回去!”

(嘉德罗斯,你这个渣男,你果然不是真的喜欢我。)

丹尼尔笑眯眯的不紧不慢接着说:“这种荒谬的童话故事是不可能的。”

嘉德罗斯和格瑞一起瞪他。 



最后丹尼尔帮格瑞恢复了身体,领着泫然欲泣、一步朝格瑞三回头的裁判球走了。

格瑞检查着自己的身体,确认没有什么不适后松了一口气。除了……格瑞摸摸头上的包,想起刚才裁判球用着自己的身体,叫着“格瑞大人”飞扑过来时,嘉德罗斯毫不留情的一棍。

嘉德罗斯看到格瑞动作有点心虚,生硬的转移话题:“来打架吧格瑞!”

格瑞冷冷瞥他一眼。

“不打。除非你承认打架是你表达喜欢的方式。”格瑞伸手抓住嘉德罗斯围巾,距离他们唇瓣相碰还有一厘米,而嘉德罗斯已经从脸到耳朵都染上了绯红,“而我要教你……表达喜欢的亲吻的正确方式。”



-fin-


嘉德罗斯一开始就找过格瑞啦~所以知道裁判球里的是格瑞!

格瑞为什么会相信那么蠢的八卦是本体影响了他的智商(裁判球:喵喵喵??诽谤是要扣积分的!)就是个脑残小甜饼不要在意逻辑了xx



评论(10)
热度(149)
© 八方塞菓子/Powered by LOFTER